成功的投資都是反人性的

成功的投資都是反人性的
value101 2019-08-07 檢舉

風靡一時的香港電視劇《大時代》裡有一個著名的“丁蟹法則”:當所有人臉都是黑的,黑黑的,他們就要倒霉了。雖然是一部電視劇,但《大時代》對於股市人性的描寫,充分地表達了股市中人的恐懼與貪婪的本性。當劇中主角丁蟹面對交易所裡眾人的一片歡騰時,參透了那句“臉都是黑黑的”的玄機,悟出了將至的大難,大舉沽空股指期貨,狠賺了一筆。其實這樣的機會不是只在電視劇裡存在,現實中哪次的大頂不是一片狂熱,但有幾人能真正擺脫那種誘惑呢?

成功的投資都是反人性的

巴菲特顯然是此間的高手。最經典的莫過於當“中石油”A股上市前期,國內各路媒體集體為其唱讚歌,超級散戶楊百萬也加入了此行列。但冷靜的巴菲特卻大舉減持“中石油”(HK),雖然“中石油”短期內仍保持強勢上漲,但其後的走勢,全天下有目共睹。“中石油”(HK)從最高的20港元直落到最低4港元多,至今仍在10港元以下徘徊。

回頭看2006年行情,當股指突破3000點後,筆者感覺風險加大,當時《上海證券報》對大盤的評價是“最後一個跳板”。當股指運行至3600點一線後,開始劇烈振盪,面對豐厚的獲利,筆者毫不猶豫地全部清倉,將大部分資金轉入了實業。但其後股市的強勢遠超人們的想像,在一些入市較早,實現利潤變現的私募出局後,以基金為主的多頭開始了又一輪瘋狂,4000點、5000點,股指頑強地將紅旗插在了6000點的高地。在3600~6000點的空間裡,筆者基本放棄了中長線操作,僅僅投機性地用少量的資金短線炒作,提心吊膽地賺了些手續費。那段時間,面對瘋狂,筆者幾乎全部否定了自己。但後來看見身邊談論股票的人越來越多,銀行的櫃檯前認購基金的隊伍越來越長,筆者卻冷靜了下來,筆者似乎想起了丁蟹那句話“所有人臉都是黑的” 。夜晚,筆者再次打開上證的K線圖,在筆者的趨勢線內,股指已破上軌而出,高高而持。而如果按照巴菲特的市值與GDP比值衡量市場估值來看,近百分之百的比值顯然嚴重被高估了,而市盈率更是誇張的近70倍,就算A股市場對高倍市盈率有天生的免疫,但歷史數據表明,70倍的市盈率已經是股市泡沫所能承受的極限了。此時,股市已嚴重背離基本面,把經濟基礎和現實甚至預期都踩在了腳下。

筆者不敢想像那必然下跌的巨大慣性會造成怎樣的衝擊波。筆者曾在博文裡將1800點當做這個震動的最低點,或者說是跌不下去的鐵底。事實證明,在2008年10月28日,歷史讓在6124點上瘋狂買入股票者又回到了1664點的價位,很多股票也正如姜玉恒那首歌唱的一樣“終點又回到起點,到現在才發現”。

反心理是有代價的,其面臨的最大對手就是順勢而為,逆潮流而為有時代價也很慘痛。想想曾經有“中國證券教父”之稱的管金生,一世英明皆因在“327”國債上的逆勢而為毀於一旦,當他不顧價值,不承認事實,妄想以一己之力抗拒整個趨勢時,悲劇其實早已註定。其行為直接導致了幾十億元的資金灰飛煙滅,也致使“萬國”變成了“申銀萬國”,管理層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的形式為市場活動作仲裁,也為我國證券史留下了灰色的一筆。所以反心理不是一種操作技術,更不是無知無畏,而應該是建立在一種大智慧大勇氣下的沉澱。反心理的一個重要的前提是必須尊重價值。那麼如何在反心理操作和順勢而為中找到一個平衡點呢?筆者的衡量標準是:把自己設定成一個股市普通因子,在相同的條件下,在相同的時間裡,在這股市裡是得到的多,還是失去的多呢?雖然這中間往往有過早離席而可能失去最後盛宴的遺憾,但比起與熊市苦夜無日的相伴也簡直幸福如天堂。

如何準確地把握反心理操作的點及順勢而為到何處並沒有理論可循,有人講過在證券公司門口看車的老太太炒股是以停在證券公司門口的自行車數量來定股票的買賣,多了賣,少了買;賣盒飯的是以價高的好賣還是便宜的好賣來作取捨,想想這也算一種道理吧!但作為一般股民如果真想將水平提高,關鍵還是要先實踐,後總結,再沉澱,直到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方法。在這件事上無師可循。

反心理的人有段時間是孤獨的,甚至被人嘲諷。人們只想到了巴菲特在“中石油”上少賺了幾十億元,但他們沒有去想,比巴菲特多賣了幾元錢的人怎麼就沒有成為世界首富呢?巴菲特是不想享受登頂時的風光,還是因為不想同時保留那份風險?

股票交易,看上去非常簡單。選擇一家公司或者一個股票代碼,把你的資金按照實時顯示的買入價格購入股票,然後等待股價上漲或下跌,一旦賣出,要么收穫利潤要么承擔虧損。

(用炒股手訓練軟件,不斷仿真訓練,快速提高炒股水平)

周而復始,這個遊戲讓無數人著迷。大多數人都不曾見過真正的股票長成什麼樣子,但這一點都不重要。屏幕上閃爍的數字,已經足夠承載他們的期望與夢想。

"該買入什麼?什麼時候買?為什麼漲?",它們是這個市場裡最終極的三大哲學問題。99%的參與者,沒日沒夜都在研究這三個問題,試圖找出正確答案。

有一段著名的話,“如果要想一天不安寧,你就請客;如果要想一年不安寧,你就造屋;如果要想一生不安寧,你就炒股票。”

雖然,最後一句有點過於太極端了。但是,為什麼有人在股市老是“嗆水”?明明已經虧損了,仍舊留在股市?因為他們過於急功近利嗎?是因為他們想賺快錢嗎?也許是,但又未必!

眾所周知,股市波詭雲譎,瞬息萬變,它既考驗一個人的智力、眼光、定力,也考驗人性弱點,貪婪、恐懼……

為什麼那麼多人虧損,卻仍不願離開股市?對於這個問題,其實換個問法就知道答案了,為什麼抽煙的人很難戒掉煙?為什麼賭博的人很難徹底離開賭博?這樣就輕鬆明白了,就是人性的依賴性和貪婪本性!

股市其實說穿了本質就是一個大的賭場,幾千隻股票就如同每一張牌。賭博比如打麻將不管你抓了什麼牌都是在賭一種概率,你牌好勝算概率大,牌不行就等著輸錢。股市也是你抓到好的股能賺錢,抓到差的牌連續30個跌停都可能。

“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這句話如同煙盒上的那句“吸引有害健康”一樣,人人看見還是一樣奔進股市,抽起煙。

炒股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萬千人參與接力傳承,最後財富轉移。一代又一代,股民像韭菜一樣“春風吹又生”。我們或許就是那韭菜,但又從來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韭菜,每個人都曾想著自己就是來收割韭菜的。

就像我們看電視劇,總能把自己代入成男主或者女主一樣,卻從沒想過其實我們或許只是路人甲,或許就是那個電視裡最苦的那個人,或許就是電視裡那個被指責的人,又或許就是那個被討厭被嫌棄的人。

是這樣嗎?其實股市那麼多人虧損,或許了你和我,但是我們明知道這條路難走,卻又還是堅持往前行。韭菜不是天生想被收割的,而是被逼無念,同樣韭菜也有夢想,它的夢想就是茁壯成長!

交易中“反人性較量”

人性中天然存在著以下的一些偏向,這些偏向在交易中是有害無益,需要克服的。

努力偏向:

我們都知道要成功就要努力工作,抓住一切機會。在金融交易中,這種心理狀態卻是大錯特錯的。在交易中,需要與市場保持一定距離,若即若離,可有可無,心無掛礙,坦坦蕩盪,才能夠避免諸如:搶單,急躁,焦慮,顧此失彼,鋌而走險,孤注一擲等等錯誤行為,才能抓住真正的市場機會。實際上,真正的市場機會往往在你“努力”過後才臨,讓你撲空

獲利保守虧損冒險偏向:

當價格朝有利於交易者發展的時候,人性中的天然偏嚮往往希把盈利盡快確定下來,所謂“落袋為安”。當價格不利於交易者發展的時候,往往希望奇蹟發生,不忍盡快止損,認輸離場。這是致命的人性弱點。華爾街有句名言:截斷虧損,讓利潤奔跑。實際就是反人性的提煉:輸的時候要快速認賠,嬴的時候需要忍住性子,克服心理波動,讓利潤自然奔跑。這樣才能夠達到“資金管理”裡面強調的:回報風險比大於2,甚至大於3。

賭徒謬論偏向:

連續輸了幾局後下更大的賭注,而在連續贏了幾局後下很小的賭注。賭徒總是認為:在連續的輸局後,贏局會在某個角落等待你。連續的嬴局後,輸局必然而至。

這是錯誤的博弈心理。根據資金管理原則,連續輸局後,交易者的資金總量會減少,即使保持同樣的風險百分比,由於總量的減少也應該降低賭注。根據賭徒的作法,在一生的交易生涯中,只要有續輸局後繼續連續輸局,交易生涯就會終止。資金管理原則同樣適用連續嬴局,因為連續嬴局後資金總量增大,即使同樣的風險百分比,賭注也應該增加。

當前交易必須成功偏向:

交易者在確定某次交易的時候,事先往往是花了功夫的,技術面,基本面,消息面一個都不能少。這就容易導致一種心理偏向易是不應該錯的也不能輕易認錯。實際上,交易是一個概率心理遊戲,應該以概率的眼光處理交易問題而不是著眼於具體的某次對錯。每次下單,都假設是錯的,輸了正常,盈利是驚喜。這才正確的心理狀態。才能避免死不認錯,小錯成大錯的悲劇。

為什麼在股票投資中很少人能勝出,歸根結底,這個市場是反人性的市場。股票交易的性正是大部分投損的原因。

如果我們把人性分為兩部分,即“好的人性因素”和“壞的人性因素”,“好的人性因素比如有同情、寬容、正義感等,”壞的人性因素“比如有貪婪、恐懼、驕傲、妒忌我們仔細思考之後可以發現,股票交易反人性反的正是”壞的人性因素”。

由此形成以下三個觀點:(用炒股手訓練軟件,不斷仿真訓練,快速提高炒股水平)

第一,“壞的人性因素”每個人都有,應該說是與生俱來的,因此每個人都會經歷虧損階段。正是貪婪、恐懼、驕傲、妒忌、懶惰在投資中對我們的負面影響,使得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虧損。

第二,克服“壞的人性因素”越多,克服地越徹底,盈利的可能越大,盈利的穩定性越強。我們看到很多投資高手基本上都能做到心態平和地進行股票交易,把投資中可能產貪婪、恐懼、驕傲、妒忌、懶惰有效克服,從而獲得令人羨慕的投資收益。

第三,對個人而言,股票交易是一種磨練,在磨練中走出來的人,將得到人性的昇華生的昇華。正是因為人性因素與生俱來,所以想要克服它們會異常艱難,自己與自己的戰爭確實是一場磨練;同時,也正是因為股票反的的人性因素“,所以只要真正從磨練中走出來了,那也就克服了這些”壞的人性因素“,使自己得到全方位的昇華,最終不但資中受益,還將在人生的其他很多方面受益。

成功的投資都是反人性的

交易是一場局

交易的糾結開始於,到底是做還是不做,通常來說,與做相比,不做往往更難做到,因為人性本身都喜歡嘗試,都喜歡冒險,都喜歡賭一把,而交易這種東西恰好最對味,它可以滿足交易者對這種刺激感的所有追求。

而在股票投機市場,大多數人都認為是對的並且在做的,往往都是錯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學習交易的過程,就是學習哪些地方該做,哪些地方不應該做的過程,總體來說,對於股票投機市場同交易者的關係是,市場決定了最終的盈利,交易者只能決定自己的虧損,忍得住不做也就控制了一部分虧損。

從眾,除了心理安慰,對結果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關於機會的定義,很多交易員覺得自己在行情走勢圖表上面畫兩根趨勢線,行情真的按照這個方向走出來了,這就應該是被自己絕對抓住的機會,其實,能分析只是第一步,因為預測並不能帶來絕對性的結果,關鍵是在預測之後你怎麼樣跟上市場的節奏,想想,是不是有很多次明明分析的很好,進場之前信心很足,最後的結果也證明了自己的分析是靠譜的,但就是賺不到錢,要么一直不敢進場,要么進場太早止損在了最後一次洗盤的時候。

這就是機會把握的問題,非理性的強大和任性是的本該是水到渠成的交易行為變成了很多淤塞的航道,沒有交易者可以預測準確高低點,那麼就只能跟上市場或動或靜的節奏,只是主觀預測和市場節奏很多交易者往往在盤中的時候都給弄混淆了。

高點,低點,是最甜的那兩杯毒藥

交易開始於預測這不假,但是預測不應該是交易的全部,交易者可以天馬星空的自由預測市場走勢是上漲還是下跌,但是真實的走勢往往在市場自己本身,對交易者來說,看見車來不重要,還得保證自己一直在車上才重要,行情最好的時候,往往也是最壞的時候。

交易是一場局,局內的對手不僅僅有別人,還有自己和自己的人性弱點,這是一個三方博弈,別人是天然的對手,因為誰到想把別人兜里的錢掏到自己兜歷來,而自己的人性弱點可以為敵也可以為友,這樣說來,當你與自己的人性弱點為友的時候,才會有二比一的勝算。

離開了時間點,談論任何漲跌都沒有意義

這個等待機會出現的能力,並不是刻意靠模擬多少次就可以學會的,而是每一個身處場內的交易者在經歷過多少次懊悔,甚至惱怒而又不甘心放棄之後凝結出來的,每一朵能力之花實際上都是磨礪在心靈上留下的傷疤。

行情每時每刻都在漲跌,但是屬於自己的機會並不多,這是交易者應該學會的第一課,更不要想什麼可以每次都能從低點抓到高點,這樣的市場永遠都不會存在,因為作為你的對手,也就是“別人”是肯定不會答應的。

等待機會,也就是等待你和別人誰先犯錯

所以,等待就成了交易者必須要學會的能力,等待機會,也就是等待你和別人誰先犯錯,也就是你和別人誰先跟自己的人性弱點變成了敵人,所以盈利的程度並不卻決於你,而是取決於你對手的犯錯程度,每次開倉之前,先問自己兩個最簡單的問題,在這個地方來倉,一是,我和我的對手誰在犯錯?而是自己是否已經被人性的弱點俘虜了?

人不可犯三種錯誤: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用炒股手訓練軟件,不斷仿真訓練,快速提高炒股水平)

建議初入市場從小資金做起,逐步積累經驗,認真總結交易歷史,進而構建適合自己的交易體系,待各方面相對成熟之後,根據條件允許再考慮擴大資金規模。

市場價格運動是一個非線性的不確定過程,其中隱含的規律性、必然性的捕捉和把握非常困難。科學的思維方式把市場當作一個純客觀的研究對象,以為通過對市場歷史數據的統計就可以預測市場、戰勝市場,這是一個誤區。

我說的交易境界是指投機者在洞悉了技術層面的局限性以後,有了自己的投資哲學和思想體系,通過構建相對合理的交易策略和風險管理方法,在交易世界放棄完美,進退有序,淡定從容的心境。

交易者自己的問題往往是大多數交易者失敗的根源。人在年輕時容易受到本能和慾望的支配。而交易恰恰是反人性的。許多交易者禁不起市場的誘惑和內心的貪婪,試圖抓住每次價格波動,看似聰明,實則愚笨。還有許多交易者由於貪婪和一廂情願,重倉出擊,一次意外便虧得傾家蕩產。還有許多交易者在被套時心存僥倖而不願止損,最終慘敗出局。

此外,還有一種常見的問題是:自大和因賺錢而產生的驕傲。賺錢會讓人情緒激昂,從而造成自己對現實的觀點被扭曲。賺得越多,自我感覺就越好,也就容易受到自大情緒的控制。這個問題如果解決不好,很容易讓以前獲得很大成功的人最終破產。

一名優秀的交易者應該具備平常心、耐心、勇氣和堅韌。平常心是指股市、金錢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交易只是一個遊戲,需要輕鬆、灑脫地玩。耐心是指等待交易機會的耐心和持倉的耐心。勇氣是指入市的勇氣和持倉的勇氣。堅韌是指屢敗屢戰、鍥而不捨的決心和自信。

投資者主動順應市場,不斷提高自我人生境界以適應複雜動態的市場變化。這一點落實到交易理念上,就是主動順應市場趨勢的發展變化。中國的古代智慧對此有很好的表達:“天下大勢之所趨,非人力之所能移也”。孟子也說:雖有智慧,不如乘勢。而從我近20年的投資經歷看,也是經歷了這樣的一個逐步認識自己、逐步順應市場的過程。

順應市場如果落實到交易操作上,是一個很實在的概念。我們可以來做一個類比。一開始,我們處於“敵強我弱”的狀態,採取游擊戰,“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進我退、敵退我追”這種操作屬於靈活短線交易。接下來犯了“左”傾冒險的錯誤,頭腦發熱,錯誤評估敵我關係,導致反圍剿失敗。這屬於逆勢重倉交易。然後開始萬里長征,歷盡艱難、被迫保存實力。這屬於主動風險控制。再後來建立延安根據地:休養生息、養精蓄銳、反思總結。這屬於順勢輕倉交易。最後進入戰略進攻階段:條件成熟、戰略準備充分、趨勢明顯。這屬於順勢重倉操作。

在投機市場,有些人即使短期賺錢,志得意滿表像下其內心世界是虛弱不安的,眼神是迷茫的,對未來是缺乏信心的;而有些人即使階段性做得不好,其思路是清晰的,目標是明確的,說話是低調的,眼神是淡定的,內心是平靜的,對未來是胸有成竹的。眼光、境界的差異決定了每個人不同的交易人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