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这两大心理障碍,人生才可能越来越顺

摆脱这两大心理障碍,人生才可能越来越顺
value101 2019-08-15 檢舉

昨天和一位朋友聊天,其实聊到最后主要就是聊了两种人。

一种是,总是喜欢否定别人的人。

一种是,总是喜欢用恶意揣度别人的人。

我们今天就直接进入主题,来具体的分析一下这两种人。

其实,我们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这些问题,只是有些人比较极端一些而已,但是,极端的结果是自己内心的痛苦,然后就是引发不好的人际关系,而这又反过来加重了这种心理问题,最终进入一种恶性循环。

如果不解决这些心理的问题,这些情绪会不断的自我强化,让我们无法自拔。

摆脱这两大心理障碍,人生才可能越来越顺

第一种:总是喜欢否定别人

总是喜欢否定别人,其实隐含了一个前提,就是我是对的,你是错的;还有一种就是想通过否定别人来抬高自己,没有他不否定的,什么都能找到批判的点,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点,就采用诛心之法。

你越和他争论,越着了他的道,他会更来劲。你说东,他非得说西。

我生活中和线上,从来都不喜欢和别人讨论问题。我们经常说理越辨越明,但是他的前提是辩论的双方基本在一个层面上,再就是绝大部分人不懂得讨论问题的方法,基本没有一两个回合就陷入到了面红耳赤的争论。

更常见的情况是,我们生活中和工作中,有时候也会因为很多问题争个是非对错。但是就我的经验而言,我们碰到的所有争论,到最后,基本上99%以上都会失控,最后都变成了互相攻击、已经严重偏离了本身要讨论的问题。

中国人,一般而言都比较愿意隐忍,特别是在一个熟人环境中,不喜欢当面争吵,但是多次积累下来,一旦被某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引发争吵,很多时候都很难收场。

但是什么才是真正的是非对错?我们来看一段《淮南子》的内容:

《淮南子·齐俗训》:

天下是非无所定,世各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所谓是与非各异,皆自是而非人。由此观之,事有合于己者,而未始有是也;有忤于心者,而未始有非也。故求是者,非求道理也,求合于己者也;去非者,非批邪施也,去忤于心者也。忤于我,未必不合于人也;合于我,未必不非于俗也。至是之是无非,至非之非 无是,此真是非也。若夫是于此而非于彼,非于此而是于彼者,此之谓一是一非 也。此一是非,隅曲也;夫一是非,宇宙也。今吾欲择是而居之,择非而去之, 不知世之所谓是非者,不知孰是孰非。

简单的翻译一下:

天下是非没有固定的标准,世人各自以自己的是当成是,把自己的非当成非。他们所认为的是与非各不相同,都以自己为是而以别人为非。由此看来,事情符合自己心意的就是“是”,这“是”未必是真正的“是”;事情不合自己心意的就是“非”,这“非”未必是真正的“非”。所以,追求“是”(正确)的人,不真是在追求真理,而只不过是在找符合自己意思的东西;寻找“非”(错误)的人,不真是在剔除错误,而只不过是在排除违逆自己心意的东西。所以说,违逆自己心意的,就不一定不符合别人的心意;符合自己心意的,就不一定不遭世俗所非难。最正确的“是”是不存有错误的,最荒谬的“非”是无正确可言的,这才是真正的“是”与“非”。如果“是”在此是对的,而在彼则是“非”的;如果“非”在此是错的,而在彼则是“是”的,这就叫或是或非,是非相对。这种是与非,只适用于一隅、部分;而真正的“是”与“非”则适用于整个宇宙。现在我想选择对的(“是”)来遵循保持它,确定错的(“非”)来避开它,可又不知道世人说的是与非,到底哪是“是”,哪是“非”。

我们已经习惯了用是非对错来看待这个世界,包括我们遇到的人和事。是非到底是什么?是非接近于道德,当然,这里说的道德,不是“道与德”的本义,基本可以说是我们社会上约定俗成的一种文化和行为规范。

是非或者说道德标准的确立,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更有规范,会减少摩擦,增进整个社会的效率。是非和道德标准之间还是有所不同的,是非观念有时候更主观化,而道德标准可以说是一个最大公约数,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的是非观念并不完全相同。

那我们个人的是非标准又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我们去衡量这个世界,衡量别人的一把尺子。我们现代人,总是喜欢拿尺子去量别人。

但是,最可怕的是,我们用是非标准,是非观念代替了对问题本质的思考。《淮南子》这里所说的一是非,也就是最大的是非是什么?就是道。

如果你能突破这些是非观念,深入一层,去看一看,那些东西背后的人性因素是什么,我想,你可能会有更多的收获,这远比上来就用顶大帽子一下给它盖棺定论了要有价值的多。

放下是非的标准,不带个人的好恶,先看清楚那个真相,我们才有可能看到事情的本质。

其实,对于我们很多人而言,如果我们总是用否定的方式和人交流、与人打交道,不光是让自己的人际关系恶化,带来的更坏的结果是,”我是对的“这种观念会逐渐形成习惯,而且会不断的自我强化,让我们基本不可能再看到事情的本来面目。

我们和人交流也好,学习也好,更多的应该是吸收对自己有益的东西,对自己能够有帮助的东西,用这些东西来逐步的完善自我,完善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和角度,让我们可以更客观的看待这个世界。

其实,孔老夫子的一句话,说的很清楚也很彻底: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摆脱这两大心理障碍,人生才可能越来越顺

我们接着来看:

第二种:总是喜欢用恶意揣度别人

我们先来看《列子·说符》的一个故事:

人有亡鈇者,意者邻之子,视其行步,窃鈇也;颜色,窃鈇也;言语,窃鈇也;作动态度,无为而不窃鈇也。俄而抇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复见其邻人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鈇者。

简单的翻译一下:

有个人丢失了一把斧子,怀疑是他邻居家的孩子偷了,看那个孩子的走路,像偷斧子的;脸色,像偷斧子的;说话,像偷斧子的;动作态度无论干什么没有不像偷斧子的。不久他在山谷里掘地,找到了那把斧子。过了几天又见到他邻居家的孩子,动作态度便没有一点像偷斧子的人了。

其实,我们有些时候也会像上边这位丢斧子的人一样,用恶意去揣度他人。当我们用恶意去揣度别人的时候,会自行脑补很多内容,来完成别人之所以这么做的逻辑链和证据链,最终成功的说服自己:他一定就是这么想的。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不像这位丢斧子的人那么幸运,因为我们永远也找不到那把原来被丢在别处的斧子。

总是用恶意去揣度别人,其实,说到底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更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因为这时候你才会把人往最坏里想。

这么做要付出极高的心理和精力成本。并不是说,我们要不加选择的相信任何人,该做的防备还是要做,但是,你也不可能穷尽所有的可能性,而过度的防备,也就是用极端的恶意去揣度别人,估计你也没什么精力再去思考应该怎么把事情本身做好了。

我经常说,文修必以武备,仁义必有智慧。选择与人为善,也有对付恶人的手段,但不是以用恶意揣度任何人作为前提的,这样的人不被自己累死,也会陷入自己设置的心理陷阱中无法自拔。

还有一种更典型的例子,更能说明这个问题:

前几年,有一种想法很流行,就是出身越贫苦的人才更有奋斗的动力,才会更刻苦用心做事,也就是所谓的企图心会更强,也更容易比那些城里养尊处优惯了的孩子有出息。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其实,未必。

我想大家身边应该都不缺乏这样的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低声下气,但是这些人一旦有点成绩、有点权力以后,再去看看这些人。我想,大家的思想会很复杂。很多出事的官员,为什么禁不住诱惑?其实不是别人诱惑他,而是他要报复贫穷,要报复自己所受过的那些罪,吃过的那些苦,报复那些他自己觉得被所有人瞧不起的岁月

摆脱这两大心理障碍,人生才可能越来越顺

人的幸福感,很多时候是来自于和谐的人际关系,我们当然也不应该为了维护和别人的关系委曲求全甚至过度的自我牺牲。但是,总是否定别人、总是用恶意去揣度别人,肯定只会让我们的人际关系更糟糕。

《列子》里,这个故事之前还有一段话,我觉得很好,我们就用这一段来做结尾吧:

杨朱曰:“利出者实及,怨往者害来。发于此而应于外者唯请,是故贤者慎所出。

意思是说:把利益给出去,就会有实惠返回来;把怨恨给出去,就会有祸害返回来。从这里散发出去,在外面能得到响应的,只有人情,所以贤明的人对于应把什么散发出去十分谨慎。”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