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掛雲木

紫藤掛雲木
美麗夢想 2020-03-25 檢舉

這是第一次。

 

甘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中年女人帶著個孩子不容易,給這家內衣店打工好幾年了,老闆一直對她不錯,提成給最高的,有時候她顧不上接孩子老闆幫忙接到店裡,還幫她租了房子,離這條商業街不遠——

 

別誤會老闆的企圖,跟甘菊一樣同作為被傷害的中年女人群體,“不過報團取暖而已”,這是老闆娘的原話。

 

女老闆是因為錢被綠,而甘菊是因為自己男人在單位的​​經濟案而入獄。但有錢又有閒的老闆娘很快就有了第二春,在她梅開二度的婚禮上,甘菊碰到了一個男人,讓甘菊等待丈夫出獄團圓的感情,晾在了難以選擇的十字路口上。

 

“你很不容易,其實女人就應該是紫藤,纏繞在高聳如雲的樹木上,綻放生命的花朵!”男人叫鄭世信,溫文爾雅,談吐不俗。甘菊並沒有搭理他,初見面就說這麼肉麻的話,肯定是不壞好意。

 

紫藤掛雲木(微小說)

 

但後來,隨著老鄭接妞妞的次數增多,甘菊在心裡慢慢改變了稱呼,但出口還是“鄭經理”的叫著。而遇到娘倆休息的時候,老鄭會開車帶著去郊外兜風,嚐嚐農家樂,五歲的妞妞很黏老鄭。每當甘菊呵斥妞妞的時候,老鄭總把妞妞舉得高高,甘菊看著看著,忍不住偷偷抹一把淚,再也不忍拒老鄭於千里之外。

 

日子就這樣稀里糊塗的過,老鄭有妻有子,卻遠隔重洋,甘菊本該有依靠的男人,此刻也靠不上,倆人只能算是搭伴兒,各取所需。

 

沉浸在蜜月新婚的老闆,隔三差五出去旅遊,回來給甘菊帶些時髦的衣裙和化妝品,作為一名導購,甘菊是合格的,容貌清秀,身段苗條,尤其她穿上店里新款的內衣,高挑挺拔,愈發青春逼人。

 

紫藤掛雲木(微小說)

 

秋去冬來,展眼到了年下。

 

甘菊忙到臘月二十八,得知老鄭也要去接回國的妻兒,她的心彷彿被玻璃碴子狠狠地紮,點點滴滴又回流到眼眶裡,妞妞扒著窗戶,用眼神兒搜尋老鄭的身影。

 

往妞妞奶奶家撥了電話,在老人的一再邀請下,甘菊帶著妞妞踏上了回歸大山的路。自丈夫入獄,畢業後就沒上班的甘菊回娘家求救,誰知自己親娘老子竟然勸甘菊拋下孩子改嫁,而哥嫂並沒有好臉色給這個小姑子,更別提妞妞了。所以一到過年,甘菊和孩子只有回到大山,才能感受到嚮往已久的親情。

 

山村雖然比不上城市,但淳樸的鄉風和溫潤的親情,讓甘菊感到無比溫暖,暖氣是燒爐子,爐子上的鍋裡煮著年飯,雞鴨魚肉樣樣不少,而菜蔬卻是自己種的,雖然是塑料大棚,母雞咯咯叫過,捂在甘菊手裡的雞蛋還是熱乎乎的,讓甘菊特別滿足。

 

紫藤掛雲木(微小說)

 

 

妞妞早被婆婆摟到被窩裡講故事去了,甘菊歪在床上握著手機刷屏。百無聊賴,倍感孤獨,丈夫的影子在她腦子裡一閃而過,心心念念想著的卻是老鄭。

 

“見鬼,”她朝地上呸了一聲,“如果愛,就離婚在一起,不清不楚算咋回事?”她開始在炕上轉,燈都擦到了頭髮絲。她憤憤地躺下,埋怨起丈夫,“沒錢就說實話,我也能打工,何必非得把自己搞到監獄,撇下我們,過了年就離婚,這種日子我過夠夠的了。 ”

 

翻來覆去睡不著,她還是打開了手機,給老鄭發了一個信息:

 

“我想你了,過來接我吧。”發送完畢,過了一會兒,覺得不妥,怕給老鄭增添麻煩,就又刪了。

 

“刪了乾嘛?我都看見了,我去接你,等著我。”

 

把這句話細細讀過,又咀嚼了幾遍,然後抱著手機進入了夢鄉。在夢裡,鞭炮齊鳴,花轎起,妞妞做了花童,陪著她嫁給了老鄭......

 

紫藤掛雲木(微小說)

 

 

電話鈴聲響起,驚醒了甘菊,她一骨碌爬起來。

 

“甘菊,老鄭,老鄭死了,是車禍,在去接你的路上......”

 

甘菊腦袋“嗡”地一聲, 半天才醒過神來。白天電視新聞裡開始播放這段車禍,老鄭的車就是從盤山公路上栽下山的,車毀人亡。

 

甘菊無論如何也住不下去了,她帶著妞妞坐大巴回到了租住的地方,那裡依然瀰漫著老鄭的氣息。

 

看過董卿主持的《詩詞大會》,她背熟了一首李白的《紫藤》:

 

紫藤掛雲木,花蔓宜陽春。

密葉隱歌鳥,香風留美人。

 

老鄭,甘菊在心裡翻過來倒過去地念叨,你說我是紫藤,為什麼我好容易找到你這株大樹,還沒到春天,你就不讓我依靠了呢。

 

“我讓你依靠,讓你靠......”

 

對面的音響店裡,一直播放的歌,讓甘菊淚流滿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