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吹來

春風吹來
美麗夢想 2020-03-25 檢舉

三月,春風吹來,陽光明媚。大地換發出新的氣息,所有生命在經過一個漫長的冬季的洗禮後都以一種新的姿態展現在人們面前,顯示出勃勃生機。

 

  春天到了,和許多人一樣,我又該出發了,踏著春天的腳步,向著陽光普照的地方,去親近喚起我風華正茂的歲月,去領悟生命歷程的初始與希望。

散文:春風吹來

春風吹來

  這是這個春天的第一次出發。天剛濛濛亮,大巴車就在那兒候著了。看著與往常不一樣的戴著口罩的男男女女的“驢友”,按照規定大巴車不能超過70%的上座率,領隊頗有感觸地說:“疫情之後,我們是去踏勘南疆第一春的第一批隊員,非常感謝大家!”三個小時的路程一改過去熱鬧的車廂文化,除了領隊簡單介紹了此次要去的目的地——通向南疆的紅河谷的注意事項外,車廂安靜了許多。荒蕪的市郊還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白雪,我的腦海裡浮現出幾天前在公園裡見到的情景……坐在一條長凳上,看著一片片還在融化的白雪,一堆堆環衛工掃攏的枯葉,一棵棵就要吐出嫩芽的大樹小樹,還有三三兩兩開始在公園活動的人們,都預示著春天的腳步在走近。是啊,鳥兒也在春風的召喚下嘰嘰喳喳地開始唱歌了,四五隻小鳥俯衝下來,落在一片枯葉間,叨食著什麼,我順眼望去,那裡有一小撮一小撮的草苗泛著嫩綠,不知小鳥兒是在叨食剛剛冒出嫩芽的小草還是叨食那草中的小蟲子或草籽什麼的,顯得格外歡呼雀躍,興奮自在。是啊,春風吹醒了小草,也送來了小鳥,送來了濃濃的春的氣息……後來,當我走在街道上,乍地看到新疆醫科大學第五附屬醫院大門上方電子屏幕顯示著一排殷紅的大字:“你熟悉的烏魯木齊回來了”,我更加感覺風雨送春,春回大地。我驀地收到連院中老邱發來的微信視頻,他正開著他那輛QQ上南山兜風呢……我轉而思忖,從古至今,描繪、歌頌春天的詩、詞、歌不知有多少,可這個春天又有多少人還能滿懷詩意地吟誦歌唱那些美妙的詩句。儘管我們不能一味地悲情,可多少人在寄託春風,企盼更加明媚的陽光的到來。因為人們希望如約而至的還有每個人的健康。

散文:春風吹來

春風吹來

  這個春天一開始,大地就被新冠肺炎疫情籠罩著,每個人的心情都時時處於一種緊張、焦慮、企盼、希望的交錯中,但總有那麼多感動感動著山河,感動著善良的人們,整個華夏大地苦難與感動同在,山河與大地共鳴,構成了這個不一樣的春天。就是在這樣的春天裡,人們守望相助,同舟共濟,再一次認識了彼此,認識了守護生命的白衣天使,認識了迎難而上的解放軍戰士,認識了科技攻關的科學家,認識了散落在民間的志願者,認識了穿行在小巷的快遞小哥,認識了忙忙碌碌的社區工作者。儘管已經過去多日,我的耳邊還時常響起那個志願者的故事——“不管我給他們剪成什麼樣的髮型,我都覺得那都是最美麗的……”一個理髮師志願者述說著自己抗疫期間的經歷,他由剛開始每天剪三十個頭,到後來最多時剪七十多個,手疼胳膊酸,連腰也疼,“可看到眼前她們連生命都不顧,我還有什麼理由往後退呢?”他從小崇拜英雄,此時英雄就在眼前,通過自己的義舉,他覺得他也在滿足著自己的一種英雄夢想……末了他說:“最近外面的花都開了。春天到了,但願春風能驅散病毒的霧霾,讓人們回到陽光下。”

 

  俄羅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說過,苦難是心靈的土壤。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與我們以前太過於注重娛樂形成巨大的反差,我們所處的時代真的不是處處都是鶯歌燕舞、彩霞滿天。雖然我們無須杞人憂天,但也絕不能高枕無憂。是啊,一場災難的降臨,又孕育出多少感動在發生啊!儘管冰冷,但每天也能感受到帶有溫度的喜訊。生活不就是這樣嗎?失望—希望—再失望—再希望……這樣周而復始地循環往復,幾乎造就了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但凡經歷了這些,就會一次次盡退鉛華,換得新生。我們感到生命充實的同時,也會懂得生命的意義。

散文:春風吹來

春風吹來

  穿過天山峽谷,走過平坦的戈壁,迎著無數矗立在不遠處高大的風電機柱,眼前已是一條寬闊陡峭的長滿蘆葦、胡楊、紅柳、梭梭的紅河谷,蹚過春天汩汩流淌的白楊河,令人不禁感覺到這個春天冰涼的河水是那樣滲人,看著那生長在河谷岸邊杏樹上的花骨朵在含苞待放,勤勞的維吾爾族農民開始從地裡挖出埋了一冬的葡萄藤,搭在木架上,又除去杏樹旁的雜草……春風吹拂著他們的面龐,也吹拂著舒展的枝條,彷彿春風也從我們的心裡吹過……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