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value101 2020-09-20 檢舉

電影《天下無賊》中,王寶強飾演的傻根,是個淳樸的農民工。
電影中有幾幕,我記了很多年。
傻根抱怨說,碰上狼都不怕,狼沒傷過他。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讓他想不通的是:

“人會害我。
人怎麼會比狼還壞呢?”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如今,這一幕重演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成都。

農民工前來討薪,他只想拿回屬於自己的錢,包工頭二話不說,將他拽到房間,撲上去一頓暴打。

窗簾拉上了,遮住了屋裡的血雨腥風。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刀具和棍棒摩擦不時發出的呲呲聲,還有男子淒厲的慘叫,卻讓人不寒而栗。

農民工被救的時候渾身是血,襯衫被扯破,腿也傷了,路都走不穩,哆嗦著,身子一晃一晃。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不是農民工第一次被欺負。

銬上農民工三個字,似乎就意味著卑微、窮困,沒有人權,沒有話語權,不被尊重。

西安,一男子下身穿了件迷彩褲,上身套了件灰色襯衫,他穿了這身簡單的裝束,本打算去書店看書。

不料,卻被保安攔下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保安拉住他,上下打量,問了兩遍,

“你是附近工地的農民工嗎?”

“農民工就別進去了。”

男子覺得憋屈,他是攝影師,穿迷彩褲不過是自己的愛好。

解釋一通,保安這才放他進去。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顏顏覺得可笑,又深感悲哀:

就算是,農民工不配進書店嗎?

這也不是農民工群體第一次被歧視。

深圳地鐵上,藍衣男子上車後,發現身前坐著三個農民工,對其破口大罵。

“你們是怎麼爬進來的?身上都是細菌,你看你們像人嗎?”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男人在那尖聲罵著,旁若無人。

被羞辱的工人,臉上明明白白地掛著膽怯。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想說點什麼,張張嘴,卻說不出口。

最後還是攥緊了手指,頭歪向一邊,只是木訥地聽著那些辱罵,不作聲。

重慶825路公交車上,也發生了類似一幕。

農民工大哥50歲左右,衣服上沾了點塵土和染料。

上車後,他身前有個空位,但他並沒有立即坐下。

而是等車開了,看沒有人去坐,才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

並且,只坐了一半身子。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而這一幕依舊刺痛了旁邊的老太太。

老太皺著眉頭,刻意躲他,嫌棄地貼在車窗上,然後對農民工大哥說:

“你身上這麼臟,就不應該坐公交車!”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無獨有偶。

江蘇南京,一吳姓男子,竟因上車的兩農民工身上汗味太重,強行趕農民工下車……

《十宗罪》裡有這樣一句話

“有時我們的眼睛可以看見宇宙,卻看不見社會底層最悲慘的世界。”

中國有2.9億農民工。

送快遞、送外賣、蓋高樓、建地基…他們兢兢業業地為城市服務。

他們渴望踏入社會,可社會正在將他們鎖死。

他們是最卑微的社會底層,承受著歧視、羞辱、排斥,卻等不來一句道歉。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在不公的事實面前,這個龐大的群體,唯有低頭。

一句農民工的心理獨白:

我怕城里人。

武漢漢陽的地鐵上,一個農民工,緊挨著座位,貓著腰,靠在椅子上。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無人入座,他四處張望,盼望那些站著的人能坐下。

有人問,你咋不坐。

大哥搖搖頭,衣服臟,不敢坐下。

人多了,座位慢慢滿了。他低下頭看手機,逐漸放鬆了下來。

然而那沾了土的褲子,依舊沒有貼到地上。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樣令人心酸的一幕幕,經常發生在我們身邊。

民工小伙忙了一天,累了、乏了。杵著扶手,墊著腳,貼在化肥袋子上就睡著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不擔心自己奇怪的睡姿不舒服,只怕衣服和行李蹭髒了路人。

貴陽大營坡,農民工夫婦剛幹完活,滿頭大汗,鞋上都是泥巴。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夫妻倆餓了,想買點東西吃,可擔心踩髒了超市的地面。

於是倆人把鞋脫了,只穿著襪子走了進去。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還有這個50多歲的農民工,去銀行辦事,看到光潔的地面,再瞧一眼自己那黑漆漆的鞋。

不由分說地脫下,把鞋放在門外。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保安連忙勸他,“不用了,不要緊啊,穿上就行。”

民工擺手,小心翼翼地挪進屋內,然後跪在ATM機面前取錢。

光鮮亮麗的外表下不一定有高貴的靈魂,滿身污穢的衣衫卻包裹著一顆質樸的心,說的正是農民工。

他們的小心翼翼,刺痛的是整個社會的良心。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昨天去超市,碰到一個農民工,正在特價區,從那些並不新鮮的菜葉子中揀菜。

天還熱著,大叔也許剛幹完活,衣服汗濕了,泥點子到處是,身上也散發著一陣汗臭。

幾個年輕的女孩路過,有人哼唧,好髒啊,快走快走。

《了不起的蓋茨比》裡說:

“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要記住,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

若不是被生活所逼,誰不想體面生活?

太陽下山,夜幕降臨,街上的路燈亮了。

站牌下,公交車一輛接一輛走過,農民工們從車上擠出來,露出疲憊茫然的面孔。

這些人,去哪裡了呢?

有人睡在火車站。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有人在工地板磚上。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有人住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逼仄的居室、狹小的床位、昏暗的空間,這些是背井離鄉,無處安身立命的農民工的流亡之所。

生活之下,生存之上,這就是農民工的艱難處境。

老三今年60多歲,沒什麼特長,再普通不過的農民,一身黝黑的皮膚,指頭上都是繭。

他在鋼鐵廠工作。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卸一噸礦粉,6毛錢。

但老三很知足。

他說一天最多的時候,能卸300噸,賺200多塊錢,比種地多。

一年四季,老三都在卸貨。

有時候汗滴下來,又灌到脖子裡。上了年紀的身體,透支地厲害。但老三使勁捏住鐵鎬,不敢停。

他拼命卸貨,就是為了多賺點錢。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撐不住了,就從污濁的水坑舀水,湊合著洗把臉。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老三有位工友,有次卸貨的時候,手指被割掉了一節。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但這樣的傷,對於農民工來說司空見慣。然而,傷背後的艱辛,令人發冷。

看過一個故事。

網友在醫院實習,一天夜裡,急診衝進來2個農民工。

一個臉色蒼白,左手握在右手上,血從指縫裡流下來。

另一個人提著一個啤酒瓶,酒裡,泡著半截手指。

醫生說,現在接上去,來得及,還能用。

受傷的那個人問,多少錢呢?

醫生說,三千左右。

受傷的那個人遲疑了一下,低聲問,那如果截掉呢?

醫生回:三百。

農民工沒有再猶豫,果斷地說,截吧,不要了。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團火,但路過的人只看到煙。”

12月份的鄭州寒氣十足。

為了省錢,一個男人窩在工地上臨時搭建的工棚裡,不捨得離去。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屋裡漏風,晚上經常會凍醒。

他摸摸發涼的被子,抖著身子披上衣服,逼自己繼續入睡。

父母和妻子都走了,家裡只剩下他和一個兒子。

為了安心打工,他將兒子寄養在鄉下。

提起孩子,男人肩膀顫抖,眼眶發紅。

“我回去後,不會和他說自己的情況。

他成績不錯,有次考試都第二名了。”

用那一張張發皺的錢幣,才能換來家人的溫飽,若不是有苦難言,誰會遠離他鄉?

重慶街頭,路人興奮地和米老鼠玩偶互動著。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誰又能想到,摘下頭套,露出的面孔是一位孱弱,頭髮花白的老人。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生活不易。

高齡農民工的背後,幾乎都站著並不寬裕的家庭。

像這樣高齡的民工,越來越多。

人民日報在一篇文章裡提到,2015年,在2.73億農民工裡,

50歲以上的占到17%,總數超過4600萬。

為了獲得打工資格,一些老年人甚至會將白髮染黑。

他們的腿上沾滿泥巴,胸前的皮膚皺成一條一條。皺紋在汗水里生長,脊梁被壓彎。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不分酷暑寒冬,他們出現在城市的街頭,在建築工地,在一些仍然存在著重體力勞動的工廠。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們正在老去,已經老去。

為了賺錢,這些老齡農民工和年輕人一樣拼命。

整日在現代化大都市龐大的人流中,來回穿梭,像螞蟻一樣,渺小而又忙碌。

而對於龐大的農民工群體來說,比起生活的艱辛,更殘酷的現實是:

進不去的城市,回不去的農村。

農民工群體,是城市文明的孤島。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被忽視。

討薪難。

河南新密,幾個農民工被打了。

幾個不認識的人,追著這群面色滄桑,頭髮稀疏的中年人暴打。
他們吃痛,哀嚎地叫,卻不想低頭。

憑什麼農民工辛辛苦苦乾了三個月,分文未得?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拿不到錢,也就沒有生活費。家裡沒錢,老人不能治病,孩子沒法上學。
不給農民工工錢,這些貧苦的家庭活不下去。

一個大哥,眉頭鎖緊了,他呆呆地說,我們沒錢吃飯。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另一個大哥,說著說著,蹲在地上哭。
“沒錢吃飯,也沒錢回家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討薪難,需要法律法規督促,嚴懲那些欺負農民工的人。
而製度之外,農民工依舊難逃被欺負的命運。

講個故事。

火車上,上了年紀的民工,手裡握著一張票,他很緊張。

列車員走上前查票。

看到他手裡的票,臉色拉了下來。

“這是兒童票啊!”

農民工看著列車員,連忙著急地說:“兒童票不是和殘疾人票價一樣嗎?”

列車員聽了,上下打量民工,然後哼著說。

“你是殘疾人?拿出殘疾證看看。”

農民工憋紅了臉,怯懦地說:“我沒有殘疾證,買票的時候,沒辦法才買的兒童票。”

列車員一臉不屑,“沒有殘疾證,你怎麼證明你是殘疾人?”

他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輕輕地將鞋子脫下。

只有半個腳掌。

列車員依舊氣勢逼人,“我要看的是證件!”

民工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解釋說:

“我在工地干活傷著了,腳被機器軋斷一半,老闆跑了…”

列車員還是不依不饒。

“我們只認證,不認人!沒有殘疾證,你趕緊補票。”

他像是要低到塵埃里,翻遍全身,也沒找出點錢。最後哀求著說:

“我受了傷,再也不能打工了,沒人要我。

我真沒錢,老家也回不去,買兒童票的錢還是藉的。

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

張文宏說:

“你被人欺負慣了,你就知道欺負人的嘴臉是怎樣的,你就要善待比你年紀小的、權力沒你大的人。”

可生活在城市隱秘角落裡的農民工們,每日每夜都在感受著、咀嚼著部分城里人的歧視、惡意和排斥。

何其悲涼?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王福重說:

農民出大力、流大汗就是愚蠢和懶惰的行為...... 農民不值得尊重,因為老實巴交辛苦幹活的農民是最懶惰的......

華誼老闆王中磊的女兒,和朋友戲謔著說,網友都是農民。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農民低人一等嗎?

那些蓋著農民出身的農民工,難道就不配得到尊重嗎?

一個人對待弱者的態度,是你最真實的教養。

微博上有段話很火:

我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你生活在一艘豪華的大船上,船上什麼都有, 有一輩子喝不完的美酒,還有許多跟你一樣幸運登船的人。而我抓著一塊浮木努力漂啊漂,海浪一波一波拍過來,怎麼躲也躲不掉,隨時都有被淹死的危險, 還要擔驚受怕有沒有鯊魚經過。你還問我:為什麼不抽空看看海上美麗的風景?

每一個微笑背後,都是咬緊牙關的靈魂。

中國現在2.8億農民工。

他們的皺紋裡,攢滿了陽光和泥土。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們微笑的時候,空洞的嘴裡,牙所剩無幾。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們時常留流下渾濁的眼淚。

這件2.8億人難以啟齒的事,該說說了

 

他們背井離鄉,心裡積攢了太多無助和委屈。

你若懂得,要學會尊重。

你若不懂,要學會閉嘴。

我很喜歡龍應台說的一句話。

“我深深盼望見到的,是一個敢用文明尺度來檢驗自己的中國。”

一個社會對窮人的態度,決定了它的溫度。

你若溫暖,中​​國便光明。

願世間之人,少一些輕視和踐踏,多一分尊重和溫柔。

點個,多一分尊重,希望農民工群體,不用活在陰影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