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value101 2020-09-22 檢舉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親情裡藏著宿命。

終於開學了,

這個學期兒子寄宿。

他要先到學校報導,然後集體前往軍訓基地封閉式軍訓一周。

我算著日子,在他去軍訓的前一天,泡在超市裡精挑細選了他愛吃的零食、牛奶、水果;又擔心基地的牙刷太硬,給他買了軟毛刷,特地選了他最喜歡的漫威圖案。

拎著一大袋子,剛出超市門口,突然想起軍訓難免會汗流浹背,又趕緊返回超市,挑了幾條毛巾。

第二天,我早早開車前往軍訓基地。

在基地門前,等著他們的大巴。

將包裹袋遞給兒子,他打開袋子翻揀了一會,說了句“這些基地超市裡都有”。

然後,拎著袋子,沖我揮揮手,轉身和同學一起說笑離去。

龍應台很傳神地描寫過父女母子一場的緣分,就是:

“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訴你:不必追。”

這大概是所有父母的悵然。

我想起自己讀書時,母親也是如此這般,拖著大包小包各種到處都有得買的物甚,給我送到學校裡。

甚至,在我畢業後,有一次,她在家裡炒了我最愛吃的剁辣椒金錢蛋,用保溫杯裝著,坐了兩個小時的火車,送到我的公司。

我在前台詫異的目光裡,尷尬地吃完了那份還熱乎乎的金錢蛋。

她坐在我身邊,一臉滿足地看著我。

那時的我,真搞不懂,每個飯館都能點的菜,她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

現在,我站在鐵門前,望著前方越來越模糊的背影,終於明白:

我的母親,她想要的是,“她所有的付出,我都在接受”的滿足。

她通過這種方式,與已經脫離她的生活圈的孩子再度建立鏈接。

也是出於同樣的緣由,我才會那麼鄭重其事地為兒子採購物品,來回幾十公里,去送“這裡全都有”的東西。

大概每一個母親,都想在孩子的世界裡多停留一會吧。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01

朋友曾經和我討論過一個話題:

“現在40歲的我們,和20歲的我們,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我想了一會兒,說:“也許是,我終於理解了為人父母的心情。”

就像作家麥家所說:“親情裡藏著宿命。”

12歲那年,麥家因為同學辱罵父親是“牛鬼蛇神”,而和同學打成一團。

父親知道後,提著一根毛竹趕來。

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麥家,以為父親是來給自己討公道的。

誰知,當著一群看熱鬧人的面,父親狠狠扇了他兩耳光。

鼻血噴湧而出,濺滿一身。

此後長達十多年,他不再和父親說一句話,不再叫一聲“爹”。

他發奮讀書,就是為了遠走高飛,離開父親。

寫信回家,開頭永遠只有“母親,你好”,隻字不提父親。

35歲之前,父親是麥家的仇人。

直到,麥家自己也成為了父親,兒子也像他當年一樣叛逆。

“陪伴兒子,就像陪伴一頭老虎,你得小心翼翼”。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面對兒子製造的種種麻煩,他終於理解了父親當年的良苦用心:

用一次讓他銘記終生的痛打,為他避開更嚴重的迫害,這是那個特殊的年代無可奈何的生存之道。

可是,幾十年前的他,身在這份愛中,識不出它的真面目。

麥家非常討厭自己的叛逆期,但也正是這段經歷,讓他一直沒有放棄兒子,而是忍受著兒子的冷漠與敵視,不斷努力去靠近他,陪伴他走過那段彼此都最痛苦的時光。

麥家說,這是自己應該還的債,還給父親的“債”。

他最終回到了父親身邊,悉心照顧已患上老年癡呆症的父親。

兒子則在他當年離開父親的年齡,遠離家鄉出國求學,成為自己的父母。

我們常常繞了一大段遠路,走到了時間的另一頭,變成往事的旁觀者,才發現,我們與父母殊途同歸,互換了角色。

那些年少時不明白的東西,終於在時光的推進中,前塵和解。

02

早前,微博上有一個話題:

你在什麼時候突然理解了父母?

網友們的回答五花八門。

有人說,當獨自走進生活,發現柴米油鹽水電氣,每一樣都好貴時,才理解了他們為什麼那麼摳摳搜搜;

還有人說,當踏入社會,經歷人情冷暖,在單位受盡白眼時,才理解了他們為什麼做事那麼瞻前顧後;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女孩說:“在我生了女兒以後。”

女孩曾是一名堅定的不婚主義者,甚至有一年過年,面對長輩們的集體催婚,她站在20樓的陽台上,指著下面說:“你們再逼,我就跳下去。 ”

後來,她與丈夫一見鍾情,生下女兒,抱著粉嘟嘟的小寶貝,女孩說:“我突然覺得自己將來也會變成催婚的家長。”

“一想到我和她爸走了以後,她在這世上就沒有一個親人了,心都揪了起來。我以前特反感父母瞎操心,現在才明白,他們是害怕沒有人替他們來愛我了。”

有人在評論區問她:“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就結婚不是瞎搞嗎?”

她回答:“的確是沒錯。可是,我後悔的是,為什麼當初絲毫不理解他們,說了那麼多傷他們的話。”

這段話令我想起我的父母。

他們生活的那個年代,要自己打煤球生火,要踩著三輪車一趟趟地往家拖大白菜。

所以,面對當初年近三十還不結婚的我,他們最擔心的是,往後我一個人可怎麼過。

他們要求我去考公務員,端個穩定的鐵飯碗,因為他們曾面臨過最劇烈的變革。

他們用那個時代的人生經驗,為我規劃未來​​要做什麼樣的工作、過什麼樣的日子。

我無法理解他們,也憤怒地認為他們不理解我。

我從不曾設身處地地想過,他們穿過歲月走來,身上怎會不帶有時代烙下的暗傷?

而這樣的烙印,我們身上又何嘗沒有?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03

是從什麼時候起,我從嫌棄父母的嘮叨,到懷念他們聊的家常;從指責他們冥頑不靈,到看見他們也有哀傷;從掙脫束縛遠離他們,到夜夜夢迴他們身旁?

大概就是從我也終於要面對兒子的頂撞與反抗的時候吧。

這個暑假,兒子沖我大吼:“是不是在你眼裡,我什麼都做得不對?”

我頓時失語,恍惚看到二十年前,我也曾這樣控訴過母親。

我不由得想,那時的她,是怎樣的心情?

有人說,生命是一場輪迴,我們終將活成父母的模樣。

我更覺得,生命好似一個隱藏的文件夾。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

這條線靜靜地蜿蜒在我們成長的歷程中,等著我們來到時間的某一個節點,循著種種痕跡,追根溯源、按圖索驥。

時間並不是用來沖淡一切的,而是要指引著我們去尋找生命中的答案。

我們身上最好的和最壞的品質,最優越和最卑微之處,都來自於父母。

我們受過更好的教育,見過更廣闊的天地,我們的觀點更符合當下這個時代的主流。

可殘忍的是,我們的父母,並不屬於這個時代。

我們必須要用更強大的能量,去理解他們所作所為的出發點,才能得以真正跨越他們的局限。

麥家最大的遺憾,是當他想與父親和解時,父親已經認不出他了,至死都不曾與他一笑泯恩仇。

父子間最終沒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這成了麥家心中永遠無法釋懷的痛。

人間最幸運的事,是在上蒼允許的時間裡,在父母康健的歲月裡,我們與他們甩開各自的執拗,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所有的對立是源於愛,所有的和解也是因為愛。

願時光輕饒,我們都有回頭的機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