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令人唏噓,這個男人去世一周后,人們才發現他一直在悲涼的底色上作畫:因為冷,所以暖

真相令人唏噓,這個男人去世一周后,人們才發現他一直在悲涼的底色上作畫:因為冷,所以暖
value101 2020-11-25 檢舉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编者按:这是刊登在《读者》2020年第23期上一个普通人的故事——《那个一生都在暖场的人》。我们的生命里,都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人,他在时,我们总是习惯于被他默默照亮的生活,从未去想他的苦涩。而当他离去,我们才真正读懂他的故事,以及,他在我们生命中的分量。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老陳是我的初中同學,他個頭不高,長相普通,成績墊底,在學校,不是個討喜的孩子。

可他似乎感覺不到大家的嫌棄,相反,對誰都掏心掏肺,任勞任怨。

初中三年,他幾乎天天第一個到校,把班裡打掃得乾乾淨淨。

不管誰跟誰發生口角,他總會過去勸解,有時會挨駡,甚至挨揍,但他從不在乎。

大家習慣了他替我們承擔班務,卻從沒人跟他說聲"謝謝",甚至有人給他取了"勞模"的綽號。

大家說這兩個字時,滿滿的都是取笑和諷刺。

在選班幹部時,有人偷偷串聯,共同選排名倒數的他當學習委員。 結果,班主任勃然大怒地質問老陳:"你小小年紀,居然學會收買同學了! "

 

 

 

 

14歲的老陳因此被罰站了兩節課。

我看不過去,趁課間給他送水,他卻傻傻地說:"快回去,讓老師看見,也會罰你的。 "

回班級后,我將一瓶水都倒在那個串聯大家選老陳的主謀的書包里,還說了一句:"你們真是太過分了。 "

那瓶水,多多少少澆滅了我們班烏合之眾的霸凌心態。

可站在走廊盡頭的老陳,時至今日都不知道這件事。 他傻傻地認為自己人緣很好,就算老師不讓他當這個班幹部,也值了。

那天之後,他對大家更加友善殷勤,就像一個家庭裡的老大那樣,不管別人是否需要,他都不由分說地關心與幫忙。

而不可思議的是,這種親近,他保持了一輩子。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初中畢業時,全班57個同學,大部分考進了重點高中、普高,一小部分念了職專、技校,只有老陳輟學了。

拍畢業照那天,老陳眼含熱淚,跟每個同學擁抱,向每位老師鞠躬。 那時候,我們都以為,和他的人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可步入社會的老陳就像一個黏合劑,用讓人不忍拒絕的熱情,使班裡57個人沒在歲月里走散。

老陳第一次張羅班級聚會,是在初中畢業一周年時。

那一年裡,他在工地當小工,整個人變得又黑又瘦。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李曉林圖

曾經有同學在放學路上看到過他,每一次,他都不由分說地請同學喝瓶水或吃根雪糕,像個家長一樣囑咐同學:"一定要好好學習,搬磚太苦了。 "

班級的第一次聚會是在大年初三,一共來了37個人。

那時候,很多家庭都沒有電話,老陳就挨家挨戶去通知。

聚會那天,老陳忙裡忙外,幾乎沒怎麼吃東西。 但他看著我們吃吃喝喝、有說有笑,開心極了。

 

 

 

 

 

 

 

他一直在問大家菜夠不夠,還要喝什麼,並一一告知我們其餘20個同學不能來的原因。

最後,大家吃飽喝足,他在一旁悄悄結了賬。

我們知道這樣不合適,可當我們想把錢給老陳時,他眼睛都紅了。

"誰的錢我都不要,你們又不賺錢,你們能來,咱班同學還能聚在一起過個年,我就覺得很有面子了。"

再後來,老陳每年大年初三都會把同學們聚在一起吃個飯。

可是,來的人越來越少。

最少的一次,只有班長、我、老陳和另外兩個同學。

那天老陳很失落,要了一瓶啤酒自斟自飲。 他說自己人微言輕,大家看不起他這個"打工仔"。

我和班長向老陳承諾:"以後的聚會,不管別的同學來不來,我們倆一定跟你一起過。 "聽到這話,老陳流淚了。

從那以後,每年的初中同學會依然進行著。 儘管有的同學已經連續好幾年不參加,但每年,老陳還是會通知。

 

 

 

 

 

 

 

我們問他:「何苦呢? "他說:"就算不來,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也行。 "

在那幾年裡,老陳熟知每個同學的家庭狀況。 哪位同學家裡有事,他都義不容辭地去幫忙。

包括對當年的老師,逢年過節,他一定提著禮物登門拜訪。 老師們常說,陳闖不是他們教過的最有出息的學生,卻是最懂感恩的那一個。

人心都是肉長的,老陳就這樣,用他不管不顧的熱心,溫暖著周圍的人。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後來,老陳去東北當了一名礦工。

我們是在微信朋友圈知道這條消息的。 他說自己要像父輩那樣闖關東,不混出個名堂就不回來見江東父老。

看到這條朋友圈,我給老陳打了個電話。 電話裡,我對他說:"不管你走多遠,大年初三,我和同學們都等你回家。 "

電話那邊,老陳泣不成聲。

 

 

 

 

 

 

 

礦工的生活很艱苦,但同學群裡的老陳永遠活躍。

他每天早晨5點準時問候大家早安,每天下午5點再發一張他從井下回到地面的自拍。 他從來不說有多苦,可是,透過那些照片,我們可以想見他的辛酸。

每當有同學說自己際遇不好時,我們就會接力般發老陳的自拍照。 跟他相比,我們沒有資格沮喪。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李小光圖

2015年春節,是老陳闖關東的第一個年頭,我們都以為他不會回來了。

可大年初二,我們如期收到他的聚會通知。 他說:"一年就盼這一天,沒有這一天,下井挖煤都沒勁。 "

那一次,全班57個人,來了39個,和前幾次比是人數最多的一次。 那天,老陳喝多了。

他眼含熱淚地跟每個人掏心窩子,尤其是那些第一次來參加聚會的,他卑微地感謝著。

儘管已微醺,可多年不見,他依然記得大家的名字、家庭住址、上學時的瑣事...... 那天,很多同學在那樣的老陳面前,也都落下熱淚。

 

 

 

 

 

 

老陳用他十年如一日的熱情,甚至帶著傻氣的堅持,讓我們重新擁有了一個集體,讓我們在歷經世態炎涼后,又相信了一些什麼。

從此每年同學會,打卡的同學越來越多。 大家的感情,也因為老陳十年如一日的暖場而保持溫熱。

2018年,初中同學肖爽的爸爸患了胰腺癌。

遠在黑龍江的老陳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他在同學群裡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而他自己,則直接去了北京。

他覺得光出錢是遠遠不夠的,肖爽一個女生,哪裡擔得住這麼大的事情。 他在北京陪護了一周。 在他的召喚下,在京的幾個同學也紛紛趕到醫院,給自己排了班。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黃思思圖

這件事,在每個同學心裡都蕩起彌久的漣漪。

就連班裡那個混得最好,從來只進群,但沒有發過言的"首富",都慷慨解囊,並在班級群裡對老陳說:"你是咱班的靈魂,向你致敬。 "

後來我們才知道,"首富"曾邀請老陳去自己公司,可老陳拒絕了。

他特別誠實地對"首富"說:"我學歷低,能力不行,去你那裡,天天被關照著,連覺都睡不好。 我在礦上,憑力氣吃飯,挺好的。 "

這就是老陳,自卑而自尊,自知且自明。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2019年大年初三,老陳依然風塵僕僕地歸來。

這一次,全班來了43個人。

那天,我們請來當年的班主任,又進行了一次班長選舉。

老陳全票當選。

甚至遠在外地的同學都通過視頻,投出了自己的那一票。

老班長在交接儀式上感言:

"陳闖,這些年,你用阿甘一樣的執著,把同學們重新凝聚在一起。

是你,讓同窗情變成了親情。 感謝有你,讓我們人到中年,在精神上還有組織。

這次選舉,是我們當年欠你的,如今,實至名歸。 "

 

 

 

 

 

 

 

 

一時間,掌聲雷動,所有人眼中都有了淚光。

而新班長老陳上臺時,拿著話筒的手和聲音一樣顫抖,不停地說:"我擔不起...... 擔不起......"

那天,我們吃完飯後,一起回了學校,還讓班主任給我們上了一堂當年的語文課。 我們相約,每年大年初三,一個都不能少。

很多人都說,你們初中同學還能聚這麼齊,真是奇跡。

而這個奇跡的名字,叫老陳。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接到老陳去世的噩耗是2020年1月11日。

他在下班途中出了車禍,被一輛大貨車撞飛,送到醫院時,已經停止了呼吸。

我和老班長趕到后不久,老陳的父母也到了。 但他們似乎只關心賠償,甚至因為買墓地的事爭來吵去。

最後,是我和老班長抱著老陳的骨灰回家的。 墓地,也是同學們幫忙選的,依山傍水。

葬禮定在2020年1月19日,散落在各地的同學強烈要求回來送老陳最後一程,讓我們等等。

那天,葬禮上來了很多人。

 

 

 

 

 

 

 

其實,老陳並不老,他只有33歲。

那天,應該是老陳33年的生命中,最熱鬧的一天。 他一向喜歡熱鬧。

人群散去時,班主任帶著我們,久久不肯離去。

也就在那一天,班主任才告訴我們老陳的身世,他也是後來家訪瞭解到的。

老陳5歲喪母,繼母在他7歲那年進門,一年後有了弟弟。

從此,他便被父親有意無意地忽視,被繼母明裡暗裡地嫌棄。

真相令人唏嘘,这个男人去世一周后,人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悲凉的底色上作画:因为冷,所以暖

李小光圖

他勉強念到初中畢業,也是班主任老師幾次上門求情的結果。 甚至在他畢業后,父親和繼母再也沒喊他回家過年、吃飯。

每年和同學的聚會,就是他的年夜飯,是他一年之中,唯一的一場家宴。

老陳讓老師幫他保守這個秘密,也替他維持一點小小的尊嚴。

 

 

 

 

那天,班主任向我們講述老陳的身世時,講到語不成句,而我們,也聽到泣不成聲。

我們終於明白,這麼多年,老陳為什麼如此熱心。

那個一生都在暖場的人,其實心裏最為苦澀,默默承載了人世間最大的悲涼,卻活得如此熱氣騰騰。

這樣的他,讓我們臉紅,更讓我們心疼。

 

 

 

 

 

 

我們追悔,懂他時已經太晚。 有些人,直到真正失去,才知道他們在你生命裡的分量。

失去老陳,我們也失去了班級靈魂。 看著沉寂的班級群,我們還自欺欺人地盼望著,某天早晨,他會像平常一樣跟我們說:"早安。 "

老陳,真的好想你!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